协同办公系统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新闻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理论研究 >> 领导专论
关于当前形势的报告
日期:2005-9-25 作者:刘晓 点击数:2638

关于当前形势的报告
湖南省政协副主席、民革湖南省委主委 刘晓

    一、中国的和平崛起。
    中国在变,世界也在变,中国关注世界每一个变化,世界也密切注视着中国的一举一动。中国的崛起现已为国际社会新共识,但随之而来的“中国威胁论”,在美国的挑动下,杂音四起,围堵中国的暗流涌动。所以要创造中国的生存空间,抓住这百年不遇的发展机遇,中国的和平崛起就成为发展中的主题。
    今年是郑和“七下西洋”600周年。为什么要这么隆重的纪念,就是向世界表明:
    600年前,如此强大的中国早已“七下西洋”,送去的是友好交往,坚守的是讲信修睦。而没有去烧杀掠夺,开疆拓土。600年前强大的中国就是爱好和平的,没有威胁任何国家。
    600年后,受尽屈辱而正在崛起的中国,也不会威胁任何国家,中国的崛起是和平的崛起。

    (一)、和平崛起的经济基础。
    1994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首次邀请中国参加。当时学者们关心的是“中国经济是否真的在增长”。而10年后学者们询问的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能持续多久”,关注点是“中国的经济发展会怎么样影响世界经济”。2004年中国经济总量占世界第六,其经济增长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率高达18.2%。中国对外贸易额占世界第三,其贸易量增长对全球贸易量增长的贡献率接近20%。中国已取代了美国成为世界第一消费大国。钢、煤、水泥类主要产品产量早已为世界第一。海尔、海信、青岛啤酒已走向全球,成为世界知名品牌。联想购买IBM pc机全部业务。中海油要吞并美国百年老店优尼科石油公司。到今年6月中国的外汇储存已达7020亿美元。中国经济已融入和强力推动经济全球化的进程,并为中国的和平崛起打下了一个坚定的基础。

    (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与“和谐社会”目标是中国稳定发展的基石。
    和平时期,执政党合法地位的选择之一就是其先进性。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与时俱进”作为灵魂的中国共产党,是领导人民推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核心力量。
    和谐社会是人民的希冀与要求。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在经济发展的同时带来许多负面的东西:“三农”的困境,城乡、区域贫富的差距,下岗、失业、社会保障、弱势群体的救助,自然环境的恶化等,需要我们用科学发展观指导工作,我们大力发展经济的终极目标,是构建一个“民主法制、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在我们共同追求和谐社会的进程中,奠定了中国稳定发展的基石。

    (三)、韬光养晦与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外交方针,为中国争取了广阔的生存空间。      
    从毛泽东主席的“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到邓小平同志的韬光养晦,是中国领导人的政治智慧,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精神。老子曰:“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并进一步说道:“以其不争,故天才莫能与之争。”中国以邻为伴,与邻为善,加强合作,共同发展,中国不会威胁他国,中国在和平中崛起。

    (四)、解决台湾、香港、澳门问题,复兴中华民族。
    香港回归已经七年。尽管有反复,但每反复一次,就有更多的人认识到“一国两制”的正确,认识到没有内陆支持香港就不可能稳定与繁荣。民主派街头政治诉求与议会打斗等恶质民主的示范已使香港市民所厌倦,被香港知识分子、工商精英所唾弃。其竭力号召每年七月一号走向街头,展示实力的游行从所谓的五十万、百万,跌落到今年的不足2万人,人心向背,可见一斑。香港人民对祖国的认同与凝聚力大为提升,香港的政治与经济在稳步的发展。    
    澳门的回归有香港回归的经验,回归后社会安定、经济发展,都有长远的进步,与内地形成良性互动的局面。
    台湾问题在今年三月五号胡锦涛主席提出四点,紧接着全国人大通过“反分裂法”划定红线后,台湾的局势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五月份以来,国民党主席连战的“破冰之旅”,亲民党主席宋楚瑜的“搭桥之旅”,更进一步是新党主席郁慕明的“民族之旅”,认同“九二共识”,提出“两岸一中”或“一中两制”都已为一个中国正本清源。反对台独,台独只会给台湾带来灾难,在岛内逐渐形成共识。台湾人民已看到大陆的善意,政治生态已发生了变化,两岸局势得到了缓和,台湾问题已取得阶段性的进步。
    台、港、澳是历史带给中华民族的不幸,但中华民族的儿女有智慧,也有能力来重新创造历史,复兴中华民族,实现和平崛起。

    二、世界正处于走向多极化的前夜。
    (一)、美国的单极恶果。
    现实的世界是单极的,美国的强大世界没有任何国家、集团能与之抗争,但美国的霸权能长此以往吗?不能。美国最大的敌人和对手就是美国自己,美国正在吞噬自己推行霸权主义带来的恶果。9·11事件之后,美国没有痛定思痛,找到这是为什么?反而走向一条“以暴易暴”的不归路,美国会打赢这场战争吗?花了2000多亿美元,占领的伊拉克会有前途吗?美国推行的所谓民主自由会开花结果吗?答案是否定的,美国人就象现代的“堂吉诃德”,在不断的挑战中走向衰落。

    (二)、老欧洲与新欧盟。
    美国人打伊拉克,遭到法国、德国的坚决反对,却得到英国、西班牙的全力支持,分裂的欧洲还遭到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费尔德讥称为“老欧洲”的调侃,接下来是西班牙大爆炸,英国大爆炸。西班牙人觉悟了,换了政府,撤退了伊拉克的部队,不跟美国人玩了。英国怎么办?欧洲怎么办?欧盟的兴起、货币的统一、经济的一体化,还远远不够。还要设欧盟议会,立欧盟宪法,统一欧盟的政治、外交,就会带来一个崭新的欧洲,更加强大的欧洲,成为世界不可忽视的新的重要的一极。

    (三)、俄罗斯的重新崛起。
    俄罗斯从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带来苏联共产党垮台、苏联的解体,继而叶利钦的新经济所谓的休克疗法,给俄罗斯人民带来了灾难。过去的传统、体制、秩序、文化、政治、经济被彻底颠覆。在一片混乱中,俄罗斯的老百姓是最大的受害者。俄罗斯人民经历了46天换一位总理的政治奇迹,经历了国有资产忽然变成手中花花绿绿的所谓股票。新闻自由了,但维护的是有产者的利益;国家分裂了,人们生活在恐惧与不安中。这时一个强势与倡导传统的总统普京出现了,两次以高票当选,反映了俄罗斯人民的心声。普京总统上台后,控制俄罗斯媒体,首富古斯塔夫去国外避难了,窃取国家资源、疯狂偷税漏税的尤先科公司总裁霍尔多夫斯基被捕、判刑了。由中央任命的地方长官控制了俄罗斯进一步分裂,全力抨击西方对恐怖分子的双重标准,狠狠打击车臣等分裂主义势力,加强与中亚原苏联各加盟共和国的政治、经济、军事联系,全面修好与中国的关系,恢复俄罗斯的传统,找回昔日的荣耀。俄罗斯的经济增长了,国力加强了,人民的自信提升了,美国就不高兴了。布什总统到莫斯科参加反法西斯胜利60周年,当面对俄罗斯的民主、自由、人权指手画脚。普京总统明确地回答:“所有现代的民主制度和原则必须适合俄罗斯的历史、传统以及所处的发展阶段。”一个蒸蒸日上的俄罗斯已令世界刮目相看。

    (四)、上海合作组织的发展。
    “上海合作组织”成立于2001年6月,其前身是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五国元首在上海举行“上海五国”会晤机制。今年是上海合作组织的第4届峰会,继前年加入蒙古国以后,今年接收印度、巴基斯坦、伊朗三国成为观察员国家。这样,上海合作组织一下就囊括了世界30亿以上的人口,占全球人口一半的最大的区域性国际组织。其成功召开与所讨论的经济合作、政治协商、军事互信、共同打击恐怖活动与恐怖分子,特别是今年的宣言中敦促美国的驻中亚军事基地的限期离开,已引起全球媒体的关注,使得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尔斯跳出来说:“要美国限期撤军是中亚这几个小国受到俄、中两国的胁迫作出的申明”,对此俄罗斯外交部已予以反击。
    区域组织就是联合起来反对外来干涉、寻求经济合作、互利双赢、共同发展。各地区的区域合作组织,如:“非盟”、“东盟”、“中南美联盟”都在由松散的合作,走向紧密的联盟。在取得政治的共识,军事的互信,经济的发展中前进。

    (五)、日本的自负。
    一味在外交上追随美国的日本,从不检讨过去,反而念念不忘昔日的“大东亚共荣”,已引起周边各国的警觉与反感。日本已成了世界的孤儿,日本的人质被杀,国内反恐诚惶诚恐,国外抗议声起,经济日渐衰落。面对朝鲜的核武、韩国的强硬、中国的谴责置若罔闻,却想买通各国参加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来摆脱国内外的困境,又走向一条走不通的死路。如长此以往,就必定与美国一共走向衰落。
    总之,世界已进入转型期。这个转型是在冷战结束后的和平环境下的转型。过去很多认识、理论、手段,在今天已不再适应。各个国家各种力量都在利用这个转型期建立自己的利益,国际间的斗争也在这种环境下展开,各种国际力量都在规避风险,利用机遇。中国的和平崛起,俄罗斯的复兴,欧盟政治、经济一体化进程,区域性国家合作与联盟的兴起,新兴大国的产生(印度、巴西、南非等)都在促生一种新的国际秩序。尽管美国现在仍单极独大,也并非能为所欲为。世界格局的多极化趋势在曲折中前进,世界正处于走向多极化的前夜。

    三、影响世界局势的几个热点问题
    (一)、文明的冲突。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对宗教的本质进行了论述,“一切宗教都不过是支配着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们头脑中的幻想的反映,在这种反映中,人间的力量采取了超人间的力量的形式。”而“第三次浪潮”知名美国未来学家阿尔温-托夫勒先生又预言:二十一世纪的冲突会因文明而起。因为其研究中发现,文明托生于宗教,那么世界则分为基督教文明、伊斯兰教文明、印度教文明、佛教文明等。基督教有信教人口二十三亿之众,伊斯兰教信教人口也达十二亿以上,世界各种宗教信教人口超过80%以上,达四十八亿之多。宗教是传统,它渗透到国家、政权、军队、社会、家庭和人民的日常生活。宗教是文化,宗教确已生成一种文明。
    这种文明又很容易成为政治家、阴谋家手中的工具与手段,演绎成文明的冲突,教派内部的争斗,其血腥的历史与现存的现状证明了这一点。不幸的是,美国总统执意打开了这个“潘多拉魔盒”,美国的9·11,追随美国的西班牙马德里连环爆炸血案,英国的“7·7事件”。“恐怖分子”前赴后继为“圣战”而献身,更不论以色列时刻遭遇的人体炸弹,和伊拉克的遍地爆炸。这使得全世界都要反思。我们应清醒的认识到,美国的强大到可以随意消灭一个国家,但你却不可以去挑战一个文明,因为你不能去战胜一个文明。

    (二)、输出民主、自由的困惑。
    本世纪初以色列的知名政治家纳坦·夏兰斯基出了一本书,名为《民主观》,副标题是“自由战胜暴政与恐怖的威力”。书中写到:“我相信,所有的人都希冀自由;我相信,不论在哪里自由都能让世界更加安全;我相信,以美国为首的民主国家能担负起将自由扩展到整个世界的重要任务。独裁国家与奴隶国家一样,都是没有未来的暴政”。而且在书中更进一步提到:“不要满足于根除恐怖主义的网络,必须在全世界播下民主的种子”。
    布什以伊拉克有大规模的杀伤武器与和基地组织有联络为由打下伊拉克,却没有找到,不免尴尬。但布什转而捡起夏兰斯基的旗帜,大言不惭的说,这是输出民主自由。在第二任总统宣誓演说中宣布:“寻求和支持民主运动和民主制度在各个国家和各种文化的发展,成为美国的政策。其最终目标是结束我们世界上的暴政。”并进一步提出:“在全世界传播自由是我们的世界实现和平的最大希望所在”。布什总统此言一出,而被称为“新布什主义”。又因其直接从夏兰斯基的思想而来,又广为传播为:“布什—夏兰斯基主义”。马上受到各个国家的关注,遭遇到广泛而激烈的抨击。伊拉克是民主自由的吗?为什么不把民主自由输送到沙特阿拉伯?一边高喊民主自由,是如此崇高与激动人心;一边制造阿卜格莱布监狱里虐囚的丑闻,又是何等的虚伪。
1776年美国就在《独立宣言》中宣布:“人人生而平等,拥有生命权,自由权”。法国1789年人权宣言:“人人生来是而且始终是自由平等的”。这些宣布了自由、平等、民主的八个国家竟在1900年打进北京城第二次火烧圆明园。这八国联军是不是邪恶轴心?就是这八个国家在全世界开疆拓土、烧杀掠夺是不是流氓国家?口喊人人平等但妇女都没有选举权,更不用说黑人、印第安人,这是不是暴政国家?既然这些所谓民主自由、平等的国家在发展进程都有如此血腥、罪恶的历史,为什么就不能宽容、尊重和认识到:各个国家的文化、宗教、民族、民俗、传统不同,生产力发展水平不同,所以各个国家的政治形态就会是形形色色而分别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各个国家的历史发展自有其规律,反而是人为的去推进,或者是强制的压迫,去实施所谓的民主与自由。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适得其反。

    (三)、民主选举的反思。
    在美国强力推行输出民主与自由的意识里,选举成了衡量一个国家的民主自由的标志。但选举在每一个国家都能带来民主与自由、政治稳定、经济发展吗?这只能用事实来回答,且不说非洲国家层出不穷的选举把戏,真正是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台,摆脱殖民统治己半个世纪,请问有哪个政府给人民带来了民主、自由、平等、社会安定、经济发展?哪个政府给人民带来了希望?如果非洲不足以说明问题,那来看一看菲律宾,美国统治了五十多年,应该打下了一个较好的民主基础,人民选举是政权合法性的唯一选择,而强人马科斯可以操纵选举保全了近十几年统治,终于被爆发的民众运动赶下台。选举的阿基洛夫人不满意又选举拉莫斯总统,还是不满意。这时,一个电影里劫富济贫的好汉埃斯特拉达出现了,居然选上了总统。但这位电影里的“罗宾汉”腐败的速度更加惊人,不到一年,丑闻不断,不耐烦的群众又送他下台,阿约罗上台了,继任三年后又选举当上了下一任总统。现在又传出贿选的丑闻,人们还有信心吗?反对派要发动十几万、几十万人民游行。好不容易才有二万多人上街,说明人们已厌倦了这种选举的把戏。不管你选举时说得多么好听,扮演得多么像英雄好汉,承诺与许愿是多么逼真,一上台仍然是腐败还是腐败,人们的希望在哪里?
    我国台湾地区民主选举,陈水扁先生的两颗子弹,是对民主选举的极大讽刺,选举分裂了人民,民主变成了民粹,破坏了社会的安定,阻碍了经济发展,且选举还将进行下去。民进党还可能一次又一次胜选,所以这样的选举真正能代表民意吗?
    西方民主国家也在反思民主选举,和平了半个多世纪,各党的政治主张渐趋一同,左派不左,右派已不右,为争取选民不遗余力,当然所说的好话就一致了。这样一些国家出现了偏激的小党,欺骗多数选民,往往还成了选举中关键的少数,对社会政治、经济都造成了冲击,带来了不安定的因素,引起这些民主国家对民主选举的警觉。重大的政治事件可以改变选举的结果,就是选举的方式程序也对选举有决定性的作用。
    所以民主选举并不是每一个国家的必然选择,但必定是每一个国家人民的追求。它不是强加的,胁迫的,而是一个国家发展的历史进程中人民的自然的选择。

    四、中华传统文化的力量。
    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有70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巴黎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预测并相信未来的二十一世纪需要中国的儒家文化,即中华传统文化。现我们已进入二十一世纪,随着中国的和平崛起,在全世界已掀起一股学习汉语的热潮。孔子学院在世界各地拔地而起,中国传统文化已走向世界。

    (一)、中华传统文化是睿智的哲学。
    中华传统文化是探究以人为尊位的传统文化,它的逐渐形成与世代传承,是人们长期认同、内化的结果。春秋战国时期,孔子、老子、庄子、墨子、孟子、韩非子、孙子,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后来经过不断的演绎与扬弃,形成儒学为核心内容的中华传统文化。其共同的追求,对于个人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勇于探求未知世界,为“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精神,强调集体的认知,倡导“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而对全社会要求是“四维”:礼、义、廉、耻,“八德 ”:忠厚、仁爱、信义、和平。而国与国则应与邻为善,讲信修睦,和而不同,和为贵。中华传统文化已深深地融进全体华人的思想意识和行为规范之中,成为影响社会历史发展、支配人们思想行为和日常生活的强大力量。

    (二)、中华文化的博大包容。
    宗教的最大特征是神祗信仰。中国可以说有如此灿烂的中华文化,而没有去创造宗教。唯一土生土长的道文化或者说“道教”也是把老子的哲学“道德经”奉为圭臬。但中华文化海纳百川,包容了所有外来的宗教,外来的佛教、景教(基督教)、犹太教、回教、明教都在中国生存发展,历朝历代都保护和允许宗教自由。
    同时,外来宗教又都在发展中被中华文化所融合,浸透着中华传统文化精神,演变成中国式的宗教,尤以佛教的汉化为甚。禅宗六相对佛教改革,融入中华哲学精神,亦推动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发展,相得益彰,成了正宗的汉传佛教,其他宗教都是如此,都丰富了并推动了中华文化的发展与进步,共创着安定的秩序、和谐的社会。

    (三)、中华文化的强大生命力。
    西方文明的特质在于一个“争”字:强调突出个人,导致人与人的争斗;强调物质财富,导致人与自然的争斗。而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则刚好相反,其特质在于一个“和”字,追求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而不同”、“和为贵”、“天时地利人和”。中华民族经历数千年绵绵不绝,不但未被消灭,反而越来越强大,都与中华传统文化有很大关系。信仰儒家文化的新加坡、韩国、日本,经济都在迅速并可持续的发展,其经验就是市场经济加儒家精神,就是永不缺油的发动机。中国大陆已走向市场经济,并在恢复和发扬中化传统文化二十多年取得长足的进步。
    经济基础是我们的硬实力,传统文化是我们的软实力,共同组成了中华民族的核心竞争力,必将带来更大规模和可持续的发展。二十一世纪必定是亚洲的世纪,中国的世纪。让我们挺起胸膛,为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而自豪,而放声高歌。

  (注:该报告系刘晓主委在民革湖南省全省机关干部培训班上所作的形势报告)

本站总点击量:5428724
版权所有 严禁抄袭复制 民革湖南省委主办 长沙民政学院网络中心承办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爱民路35号 邮编:410006
电话:0731-88865066 E_MaiL:snoopy_11a@yahoo.com.cn 技术支持:webmaster@chinalovewe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