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同办公系统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新闻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园地 >> 文学长廊
我的回忆
日期:2015-12-17 作者:刘广基 点击数:1809

五十一师的前身是补充旅,八一三淞沪会战爆发,补充旅从汉中调沪参战,编为五十一师,师长王耀武,为便于作战指挥,成立七十四军,下辖五十一师、五十八师,五十八师师长为冯圣法,军长是俞济时,五十一师参加了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后,撤到湖北当阳整补。该师在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中伤亡惨重,到湖北只是一个空架子,官兵很少。我那时在西安二十八师补充旅第一团卫生队,补充旅奉调补充七十四军,到湖北后补充一团补充到五十一师一五三旅(旅长李天霞)三0五团(团长张灵甫),卫生队补卫生队,队长是谢志尚。我后来被任命为一营军医,营长叫胡雄。此后五十一师,参加了河南兰封民权战役、保卫武汉会战、万家岭张古山战役,一、二次长沙会战,江西高安争夺战、上高会战、鄂西会战、常德会战,各次战役打得都很艰苦、很顽强,使敌人受到沉重打击,敌人伤亡很大。五十一师每次大战役,都有很大牺牲,特别是万家岭张古山战役,一五三旅三0五团团长唐生海负伤,副团长于清河阵亡,一营长胡雄负伤,一、二连官兵全部牺牲,三营长王之干阵亡,七、八连官兵没有一个生还的下战场,三0六团各营打得很顽强,伤亡也重,一五一旅(旅长周志道),各团都有很大伤亡。五十一师由于打仗勇敢顽强,不怕牺牲,所以每次战后,整补都很快,一般整训三至五个月后,就又参加作战。曾多次受到军委会嘉奖,尤其是万家岭张古山战役。五十一师在长沙整训时,田汉先生为五十一师写了一首师歌,五十一师官兵操练行军时都高唱这首歌,一直唱到抗战胜利。五十一师曾被誉为前茅师,符号上印有前茅部队。五十一师师长王耀武在俞济时担任七十四军军长后,王耀武当了军长师歌就升级为军歌。

衡阳保卫战打响时,五十一师由常德驰援,部队抵达衡阳西渡时、衡阳失守陷落。五十一师撤驻武岗黄桥街。整训补充备战。一九四五年三月下旬,敌人发动进犯湘西,五十一师行军抵达溆浦龙潭时,先头部队与敌人遭遇打了起来,师主力到达后即占领有利阵地,指挥所即设在龙潭附近山上,阻击敌人。这时敌人受到太平洋战争不利影响,飞机很少参战,而我军阵地上却多了中美空军大队飞机参战,白天打得敌人不敢抬头,晚上加强固守,敌人虽多次进犯都被打退,未能越过雷池一步。打死打伤敌人二千余人,拉锯战相持近一个月,每天各团营输送下来的受伤官兵少则三四十人,战斗激烈时受伤官兵多达七八十人,最多时达百多人,敌人被迫溃退逃跑。龙潭战役受伤官兵多达千多人,阵亡官佐37人,士兵700多人。

野战医院在艰苦抗战时期,医院设备很差,战时是收容伤病官兵,整训时也只收一些小伤小病,整训时设有病床,可以收容伤病官兵四五十人,病床为竹木打成的通铺,铺些稻草垫,盖的是薄棉被和军毯,待遇也很差,吃的是青菜粗米饭,很少肉食。师团长、营连长对伤病官兵是关心的、爱护的,有时慰问发一些毛巾胶鞋和一些犒赏金,但为数不多。医院设备很简陋,器械方面只有简单一些手术刀、剪、镊、钳,诊断器材只有听诊器、体温表、打诊锤、洗眼壶、洗眼杯、吹粉球、滴管额镜、肛镜等等。药品方面也很有限,退热止痛:有阿斯匹林、安替必林、非那西汀、披拉米洞、米格来宁,止咳药:有甘草片、托氏散。健胃药:有稀盐酸,止泻药有:单那尔并、白陶土、骨炭末等,抗瘧药:有规宁丸,注射药:有复方规宁、樟脑油、樟脑水、双治柏菌、氯化钙、葡萄糖等,外科消毒:有碘酒、红药水、石碳酸、硼酸、来苏尔、雷夫那尔等,药膏类:有依克皮商、硼酸膏、石炭酸膏、氧化锌膏等。野战医院所能收的一些小伤小病,内科如伤风、感冒咳嗽、气管炎、肠胃炎、腹泻、瘧疾等,外科:如脓肿、蜂窝组织类,丹毒疥疮、眼结膜炎等。士兵多打赤脚穿草鞋,所以很多患下腿及脚部溃疡,是医院外科较多的病人,也是治疗的重点。

战斗结束后美国援华来了顾问组,来装备部队、野战医院也装备一些器材,如简易手术器械包、裹伤包、止痛针、抗瘧药阿的平、磺胺类药等。医院对较重的伤病官兵都及时转送到兵站医院或后方医院治疗。

龙潭抗战时,五十一师师长是周志道,副师长是陈传钧,参谋长是皮宣献,一五一团团长是王奎昌、一五二团团长是王梦庚、一五三团团长是谢恺棠、师部军医主任是铉鼎,卫生队队长是石敬书,炮兵营长倪藩、工兵营、韬重营记不清了。还有通信连特务连都记不清了。

野战医院编制:院长一名,是二等军医正,三等军医正军医一名,一等军医佐军医二名、一等司药佐司药一名、中尉副官一名、一等军需佐军需一名、中尉司书一名、中尉担架排长一名、少尉担架副排长一名、担架班长四名、每班担架兵十五名、担架每班五付、上士看护长一名、中士看护三名、看护兵十名、勤杂兵五名、炊事班炊事兵十名(编制是记忆不一定正确)。

湘西雪峰山会战龙潭战役打响时,五十一师师部指挥所设在龙潭附近山上防空洞中,野战医院收转伤员的裹伤所设在龙潭街北头小河边一所民房内。野战医院驻在龙潭以北数里的王氏宗祠及附近几家民居,病床设在王氏宗祠,野战医院共收转负伤官兵一千多人,危重的伤病员医治无效转送不及而致亡故的,就埋葬在附近山上。野战医院为抗日战争作出了应该做的贡献,王氏宗祠为医院提供了好的场所,当地群众为医院的设置提供了积极热情的支援,是深得感谢和纪念的。

龙潭战役战斗将快结束时,四方面军司令官王耀武将军到五十一师龙潭战地视察,由五十一师师长周志道陪同,并到师野战医院看望伤员发了慰问品和犒赏金,还接见了野战医院驻地王氏宗祠族人和当地群众。

一九三八年日本侵略者大举向武汉进攻时,为保护大武汉,七十四军(军长余济时)五十一师(师长王耀武)一五三旅(旅长张灵甫)三零五团(团长唐生海)奉命推进赣北万家岭地区狙击敌人,这一仗打的最激烈,伤亡惨重,打得敌人死伤累累,使敌人进攻的气焰彻底毁灭,双方损失均大,敌人无力继续进攻,我五十一师亦损失惨重,继续作战亦感艰难,奉命后撤整补。三零五团团长负伤,副团长于清河阵亡。一营长胡雄负伤,一二连官兵全部壮烈牺牲,三营长王之干阵亡,七八连全部阵地殉国。我当时是三零五团一营军医在敌人进攻阵地稍后方设立绷带所,收救伤兵,那天,天刚亮时敌人三架轰炸机飞临上空,狂轰乱炸,一颗炸弹投在我绷带所,在我身旁爆炸,我被震昏身上压了一大重物,醒后觉没死亦未受伤,发现压在我背上是一块大土坯,但在我附近一老农却身背上炸伤,我及时和我绷带所一看护兵为受伤老农包扎止血,要他迅速离开战地躲避起来。

一九三九年五十一师在江西西北部一个叫九仙汤的地方,与进犯的敌人战斗。敌人被击退后,在战地发现一个年老体弱未能逃避的农民被敌人削了鼻子,睡卧在破坏房子里,奄奄一息,当即与一看护兵给予抢救止血包扎,并把他交给已有少数回家的乡亲们照料,我即离开随部队继续行动,我那时是五十一师三零二团卫生队队长。

 一九三九年五十一师在江西高安一带与日军作战,转战祥符观,灰埠、连城桥西山等地,并数次争夺高安县城,一农民为我三零二团部队作向导负了伤,伤情不太严重,给救护处理后和伤兵一起转送后方兵站医院治疗。

一九四三年鄂西会战中,我五十一师一五二团(原三0二团)部队在收复湖北湖南交界地区的西斋地方时,发现一个中年妇女被敌人残暴轮奸伤情惨重,尚有气息,我当即予以抢救,好转后请地方当局照料继续治疗。

一九四五年春夏敌人发动大规模侵犯湘西,企图攻占芷江,湘西会战随即爆发。龙潭战役是抗日战争中的最后一仗,是奠定抗日战争胜利的最后一仗。敌人在进攻中,有气无力,被我五十一师阻击在龙潭东北地段,虽多次进攻均被击退,未能越雷池一步,五十一师部队打得很主动,坚决有力,且有空军空中支援,使敌人付出大量伤亡,最后被迫溃退。由于我五十一师主动多次反攻敌人,亦有较大牺牲,共阵亡官兵七百多人,负伤官兵一千多人,由于五十一师部队作战英勇坚强,多次打退敌人进攻,稳住阵地,所以战地群众大部没有避难外逃。有些年青群众自动为部队运粮运弹,抬运伤员。我那时是五十一师野战医院的院长,当地群众对我院设置抢救运转伤员,协助出力。战后五十一师即驻龙潭整补训练,群众诸多支持,军民关系甚好。我院在药品材料困难的情况下,对群众患病求医的都尽力热情积极予以治疗。

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五十一师部队奉命开衡阳受降,离开龙潭时,群众自发欢送军民依依不舍。                   

我于全国解放后,一九五一年参加革命工作,任衡山县卫生院医师。一九六九年医院由衡山迁衡东县仍任人民医院医师。一九八六年以内科主治医师职务退休。 

 

注:作者刘广基系抗战老兵,原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四军五十一师野战医院院长

本站总点击量:5435750
版权所有 严禁抄袭复制 民革湖南省委主办 长沙民政学院网络中心承办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爱民路35号 邮编:410006
电话:0731-88865066 E_MaiL:snoopy_11a@yahoo.com.cn 技术支持:webmaster@chinaloveweb.com